鸟笼一隅

圈名鸟笼 终炽厨v家厨 cp吃雷卡伏八响进 日常咸鱼产文产画
欢迎扩列企鹅号【1740288530】
疯狂求扩列呜呜呜呜呜

【避雷:卡米尔背叛雷狮结果失败。雷狮无法下杀手结束这一切,而是将重伤的卡米尔带走】
【因为是这种梗,所以一定是ooc】
【一定注意避雷,不适者请右键】
这个脑洞我想写很久了,但一直不敢下笔orz其实这文里我想表现的不是卡米尔,而是雷狮的处理方式w细细挖掘其实有很多玻璃渣里的雷卡糖orz
【一定注意慎重浏览】
—————————————————————————
【1】
愤怒是会吞噬灵魂的。
雷狮想。
尤其是那种一直以来坚信不移的观念被措不及防地、彻底地推翻后,抑制不住的极致的愤怒。
鞋底与草甸摩擦的沙沙声早已听不见了。他的脑海,只充斥着他的话语,和那张无法被准确定义的无表情的面容。
他说,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教导。
然后,被能力加持的利刃就迅速横过他的喉管。
能感受到,那一刻真实的背叛与杀意。
但你还是小看我了。
一直以来,都没有完全了解我。
悲愤的较量,疯狂的攻击。
最后在对方不可置信“自己竟会失败”的目光中,像一头咆哮的狂狮般抡起雷神之锤。
在电光与雷鸣中,给予这个背叛者致命一击。
本该像很久以前处理另外两人一样,毫不犹豫地下杀手。
但是。该死。
为什么准心会偏!?
为什么避过要害!?
为什么还要带走这个受重伤的混蛋!?
雷狮颤抖地闭上双眼。
凹凸大赛,从来只有残忍。
所有与它相关的人,都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柔情。
所以,无法下手的自己。
也许才是真正的,该死的混蛋。
【2】
第一天。
幽闭的室内,连时光也停止了流转。
很久以后,重伤的背叛者才转醒。
失血过多导致头脑沉重到无法清明。甚至,只有力气睁开酸涩的双眼,虚弱地靠坐在冰冷的墙壁旁。
“为什么这么做?”
冷冷的话语像冰棱般刺过。
卡米尔微微闭了闭眼,没有回答。
带着微弱电流的雷神之锤横抵住卡米尔的身体,被他不断涌出的鲜血浸染,挟着一种迫人的威压:“说话。”
仍是一片长久的缄默。
就在雷狮的耐心到达极限之前,卡米尔开口了。
“就算那时没有下手,现在也可以了吧。大哥。”
声音里的平静让雷狮再一次气血上涌。
尤其是这种避重就轻的回答,简直让人烦躁到想将眼前的人撕碎。
“那时?留下你的目的是什么,你稍微想想就明白了吧。卡米尔。”咬牙切齿地,攥紧雷神之锤冰凉的柄,怒火促使电流加剧涌入卡米尔的心脏。望着昔日的军师抑制不住地闷哼出声,雷狮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有意识地放松了力道,“你这样做的原因,我无论如何都要知道。”
“没有原因。”感受着那股即使再强烈也不足以致死的电流渐渐弱去,卡米尔失神片刻,“只是,一念之间。”
沉静的语气和理所当然的回答。
而遍地横流的鲜血和遍体鳞伤的身躯,却与这语气、这表情无一丝相符。
哈。一念之间吗?
多年的朝夕相处,就换得了这种理由。
怎么可能让人相信。
雷狮冷冷地扫了一眼奄奄一息的自家军师,踱步离开。
明明伤痕遍布狼狈不堪的那个是卡米尔,可是为什么会强烈地感觉自己才是更可怜的家伙?
雷狮走出房间,才终于有时间查看自己方才战斗时被卡米尔攻击的伤口。
每一道伤痕,都真实地、清晰地告诉他——
曾经他以为会一直追随他的家伙,真的背叛了他。
第三天。
雷狮拎着甜点,再度踏入了那个房间。
与前天一样,卡米尔依旧靠坐在那个位置,没有移动分毫。干涸的血液凝固在地板上,又很快覆盖了一层新鲜的温血,有种奇异的美感。
被自己的雷电多次重击而流血,果然没那么容易止住。
甚至,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更不可能从这个房间逃出去。
这也是雷狮放心离开的原因。
感觉到地板的震颤,卡米尔抬起眼帘。
一份蛋糕放在他面前,是平常自己最喜欢的口味。
卡米尔犹豫片刻。失血过多导致他对自身生理感觉不再灵敏。所以这段时间,除了晕眩和疼痛这类强烈的感官体验,他几乎感受不到饥饿与干渴。
而现在,这些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被蛋糕激发,演变成为强烈的欲望。卡米尔抓起蛋糕,几近投入地吞食。
雷狮沉默地坐在旁边。地板上的血有些尚未完全凝固,黏腻在雷狮身上。空气中飘荡着血液的腥气。
“我再问你一次,卡米尔。”雷狮低沉的声音如同草原上戒备的雄狮,“为什么要做那种事?”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咬住这句话。
背叛,在他雷狮的准则里,永远无法被原谅。
卡米尔停止吞食蛋糕的动作,再一次选择了沉默。
这一次的沉默触及了雷狮的耐心底线。他眉间一跳,迅速扼住卡米尔的脖子。挟着血迹的温热充斥了掌心,带着奇异的脆弱:“再不回答,我会立刻杀了你。”
卡米尔没有试图挣出那只扼住他的手。他只是艰难地大口呼吸,抵御着窒息的痛苦:“抱歉,大哥。”他甚至扯出一个疲惫的微笑,“只是…一念之间。没有什么特殊原因。请您,杀了我吧。”
“闭嘴!”雷狮恶狠狠地看向那双星空般的眼眸。仍然闪烁的光彩,与昔日毫无差别。而这种相似在此时则完全变成了讽刺。
“要么回答,要么死。这是我给你的选择。”这样说着,雷狮却松开了扼住卡米尔的手。他危险地眯着双眸,下了最后通牒。
卡米尔剧烈地咳嗽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那…就,杀了我。”
卡米尔这家伙,就这么想死吗!?
雷狮的表情微妙地扭曲了。
一种深深的失落感席卷了他。原来,正如那时他不了解他那样,他也从未完全了解过他。
【3】
第七天。
“卡米尔,你走吧。”
雷狮淡淡地望着窗外的星空。那是独属于凹凸世界的星辰,闪烁着强大却孤独的光,跨越这个宇宙,残酷地映照着所有参赛者的命运轨迹。
卡米尔身上的血流早已止住,伤口却仍未愈合。他有些费力地起身,像曾经那样,跪坐在雷狮身边,陪着他望向璀璨的星空。
这一次的缄默,谁也没有打断。
就这样静谧地望星空,带着一丝回忆与期许,仿佛连亘古的时光亦成为永恒。
直到很久以后。
“离开这里吧,卡米尔。”雷狮收回目光,淡淡地注视着卡米尔仍沾染着肮脏血迹的、狼狈不堪的脸庞,“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只是凑巧参加了同一届凹凸大赛,仅此而已。”
只有这样,才似乎不至于沦落到互相亏欠。
卡米尔垂下眼帘,浅浅地笑了。
笑容里有些绝望,但更多的是释然。
他迅速抽出一直藏在身上的、曾利用它实施背叛行动的刃,在雷狮进一步动作之前,果断地刺穿了自己的胸膛。
汩汩的鲜血涌出,很快便形成了一片血泊。
“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大哥。”卡米尔闭上眼睛,软软地倒下,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这一次,是要害。”
怀中的温暖渐渐冷却。“参赛者死亡”的消息提示音响起。随即,雷狮微微颤抖的指尖中四散出无数将被回收的数据光电,像在宣告一场盛大的离别。
“背叛者,是不能被原谅的。”良久,雷狮攥紧唯一留存下来的、沾染鲜血的绯红围巾,喃喃低语,“晚安,卡米尔。”
【4】
背叛,就是背叛。
没有什么特殊理由,只是一念之差。
得手了,就是赌胜了;失败了,就坦然面对万劫不复的深渊。
而我等待的那一刻,就是你或杀死我、或与我一刀两断的时刻。
只有你释怀了,我才能作为一个失败的背叛者,决绝地离开。
这就是我的回答。
也是,给予那些再不会重来的、旧日时光的答复。
【end】

评论(1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