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笼一隅

圈名鸟笼,终炽厨v家厨,cp吃雷卡伏八响进,日常咸鱼产文产画

【9.5】卡米尔生日快乐!
贺图+贺文!渣轻喷orz
卡卡世界第一可爱!!
我爱他嗷!!!
——————————————————————
卡米尔生日贺文
(1)
卡米尔一回家,就看到正在拼命灌酒的雷狮。
“大哥,早就跟您说过,您不能喝那么多酒。”
轻轻阖上门扉,卡米尔不悦地蹙起眉——尽管这样微微愤怒的表情隐藏在帽檐的阴影中,无法被轻易窥探。
“嗝,卡米尔。今…今天是个例外嘛。”
雷狮摇晃着站起来,扬起一抹不羁的笑意。
“我不记得告诉过您哪天是例外。”卡米尔淡淡道,顺手收拾起地上散落的空酒瓶。
“喏。”
随着语气音落下,卡米尔面前出现了一个精美的蛋糕盒子。通过透明膜,卡米尔看到里面的蛋糕是双层的,表面合理有序地布满了巧克力和可可粉,并加以燕麦作为点缀。一看就知道是蛋糕中的精品,价格不菲。
“大哥,这是?”怔楞了几秒后,卡米尔抬头看向雷狮。虽然大哥经常给他买甜品,但很少会买这么大的蛋糕给他。
“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雷狮忍俊不禁,伸手揪了揪卡米尔隐藏在围巾后的脸。卡米尔有些不自然地躲开,拉住自己的围巾再次遮住鼻子以下的部位。
沉默片刻,卡米尔轻轻开口:“谢谢您,大哥。”
“既然是生日,就别戴围巾和帽子了。去换身衣服,然后趁新鲜吃蛋糕。”雷狮瞥了一眼卡米尔放在围巾上的手,把蛋糕轻放在桌上,“生日嘛,就应该开心一点儿。今天一定要让我看看你笑起来的样子啊,卡米尔。”语毕,雷狮就势坐在桌边的椅子上,悠闲地拆着蛋糕盒。
“……”
身后一阵缄默。雷狮不用看都知道,自家幼弟此刻一定一脸尴尬地站在原地,没有听从自己的指示去房间摘掉那些用于隐藏情绪的衣物。
啧。明明有着那么漂亮的蓝色双眸,却不愿意露出来,真是让人不爽啊。
雷狮一边在心中腹诽,一边扬起声音:“就算是生日也不愿意向大哥露出笑容吗?自从参加这个破赛,你越来越不乖了哦,卡米尔。”
“请您不要戏弄我,大哥。”卡米尔微微脸红起来,委婉地表达出自己的不满。
又是一阵沉闷的安静。
雷狮把蛋糕从盒中小心端出,摆在桌面上。他眯了下深紫的眸子,回头注视着卡米尔戒备的样子,语气不由得阴沉许多。
“是相同的日子吧,卡米尔。那时候我送给你这条围巾,可不是让你这么隐藏或伪装自己的。”
这句话如同向平静的湖面抛出的石子,瞬间激起无法消散的涟漪。
卡米尔突然想起,当初他为这条围巾所赋予的意义。
确实是“温暖”,而不是“隐藏”呢。
(2)
曾经,他只是一个卑贱的私生子,从出生起就是个笑话。
而他,却是雷皇的三皇子,从小就拥有过人的天赋和实力,被万众瞩目、被臣民期待。
年幼的卡米尔曾无数次蜷缩在墙边一隅,无论怎样忍住眼泪,都学不会所谓的坚强。
坚强就是从未有过眼泪。
没有人告诉过他,而他不知为何,就是这样奇迹般地领悟了。
不管这样的领悟是对还是错,他一直都按照这个标准要求自己。
要坚强。
可是,为什么还是无法抑制住眼泪?
为什么还是无法还击那些贵族中不学无术的“强者”?
那天,他像以前的很多次一样被打得遍体鳞伤,仓皇地逃到皇宫中为数不多的被废弃的破房子里。
呼…这里应该就安全了。
卡米尔极力屏住呼吸,直到听见外面的人跑远,才敢大口喘气。
“喂,谁允许你进入这里的?”
卡米尔身体一僵,立刻蹲在地上缩成一团,下意识地想要减少接下来的伤害。
可他等了很久,却没有出现预想的打击。
“小家伙,回答我的问题。”
那个倨傲的声音再次不耐烦地响起。
卡米尔缓缓抬起头,看到一个身着华服的少年。
而他的面容,却被小窗透过的太阳光线浸染,仅切出一个模糊的影。
就是这样的画面。
成为卡米尔生命中的第一缕曙光。
(3)
“给你的。”
就在与雷狮第一次相遇的几个月后,九月五日那天,卡米尔意外地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份生日礼物。
绯红的围巾。
这条围巾红得无比张扬,像霞光一般,绚丽得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比起我这样的人,这样的红应该更适合三皇子殿下吧。
卡米尔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条围巾。看质地,应该是最上乘的材料所做,精致而细腻。
“三…三皇子殿下,这个…像您这样的人…我不能…”
迅速反应过来后,卡米尔立刻收回视线,慌张地组织措辞,却仍然笨拙地语无伦次。
“不能干什么?拿着。”雷狮饶有兴趣地瞥了眼面前这个低着头的孩子。他的胳膊上有许多淤青,旧的伤痕还没好透,又添了几处新划开的口子,看起来狼狈又无奈。
“以后,那天追着你跑的那群家伙再来找你麻烦,你就把这东西亮出来,然后告诉他们你是我的人。”
雷狮眯了眯眼睛,在脑海中幻想着那群弱鸡听到这句话后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就不由得兴奋无比。
而这个看起来很可怜的小鬼,他传说中的弟弟,不仅是无聊的皇宫中唯一一个比较有趣的存在,还是一个可以让自己尽情玩弄那群贵族子弟的利器。
卡米尔被最后一句话吓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不由得在心中漾出一丝苦笑。
一个卑微而不起眼的私生子被光芒万丈的三皇子殿下庇护这种事,别说他们,就连自己都无法相信。
所以这条看起来很张扬的围巾压根不会起什么作用。
尽管这样想,但卡米尔自然不敢说出来。他在面前这尊大佛咄咄逼人的目光中,只能顺从地从雷狮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围巾,紧张地攥在手里。
“谢谢您…三皇子殿下。”
满意的神色在雷狮脸上稍纵即逝。雷狮转身离开,在脑海中反复回味着卡米尔红透的耳根和在他看来感激的表情,又想象着那群**贵族被吓得再也不敢碰那孩子一根毫毛,就孩子气般笑出了声。
似乎终于要有好玩的东西了。
(4)
事实证明,霸道而不羁的三皇子殿下还是太天真了。
寒冷的腊月严冬,雷狮偶然看到角落里用雪水清洗伤口的卡米尔,瞠目结舌。
卡米尔还穿着上次见到他时穿的单薄的衣服,只是又多了几处空洞和补丁。小腿部殷红的血滴落在雪上,显得无比诡异。
“**!”雷狮气急败坏地拉过正在清洗伤口的卡米尔的手腕,“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三皇子殿下…?”
卡米尔被吓了一跳,随即埋怨自己被痛得警戒力下降,没注意到雷狮就在自己身后。
“我送你的围巾呢?”瞅了眼卡米尔空荡荡的被冻得红红的脖子,雷狮咬牙切齿地问道。
卡米尔沉默数秒,知道自己逃不过这次的逼问,只能如实回答:“被他们抢走了。”
雷狮一言不发地留卡米尔在原地,火速飞奔跑远。
卡米尔望着雷狮远去的背景,久久回不过神。
真是一个坚强的人呢。
蓦地,在心中腾出这样一个清晰的感受。
意识到这个感受后,卡米尔自嘲地撇嘴。
像三皇子这样吃穿不愁,被万众敬仰的人,怎么会有“眼泪”的存在?
不长时间,雷狮就飞奔回来了,手中圈着那条红色的围巾。
在一片单调的苍白雪地里,那样的火红,美得就像一幅画。
在卡米尔愣神的那阵,一片火红的温暖从脖颈蔓延到全身。
那份火红中,还挟着一个少年的手掌的温度。
措不及防的。
没错,那应该就是他从未感受过甚至没有听说过的。
温暖。
(5)
“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卡米尔。”
他宣布。
自那以后,这句话成为雷狮和卡米尔独特的相处模式。
或者说,是任性的三皇子所希望的,既定的王位继承者与私生子的相处模式。
不同于上次只认为新奇的感觉,雷狮突然想要保护好这个弟弟。
让他在他的羽翼下,好好活着。
“你是我的人,所以要叫我‘大哥’”
“你是我的人,不可能不会认字,所以明天你就和我一起去上学读书。”
“你是我的人,我不允许你任由别人嘲笑。用你的拳头招呼回去!看着,就像这样。”
……
卡米尔从来不会忤逆雷狮。在“你是我的人”这句话的包围中,他认真地遵守着、学习着一切。
他知道大哥讨厌继承皇位。
他知道大哥讨厌这个死气沉沉的皇宫。
他知道大哥讨厌身边那些战战兢兢的侍女和阿谀奉承的大臣。
他也知道,大哥向往的是自由。
直到有一天。
“卡米尔,跟我一起走吧。”
“逃离这里。”
“成为宇宙海盗。”
要出发了,去寻找另一片完全由自己开辟的新天地。
大哥要去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了,他也要开始自己梦想的旅行。
那就是。
跟随他、效忠他。
就像那句话说的那样,他是他的人。
(6)
渺小的他们正在征服星辰大海的途中。
身处一片蔚蓝,卡米尔抚摸着脖颈上火红的围巾,注视着雷狮望向远方的侧颜。
深紫的眸中,竟藏着微小的晶莹。
卡米尔怔住了。
心中的躁动唤起眼眶火热的潮湿。
原来,他一直以来都是错的。
最坚强的时刻,往往会涌出海一般深邃的眼泪。
(7)
若干年后的现在。
“不是隐藏。”
面对着大哥此刻阴沉的神情,卡米尔在围巾后不甚熟练地勾起嘴角。
“一直带着围巾,不全是为了隐藏。大哥。”
卡米尔坐在雷狮旁边的椅子上,用勺子剜了一口蛋糕。
“不过,真正的原因,现在不能告诉您。”
只是为了。
记住最初那份独特的温暖。
记住那一刻倏然萌生的坚强。
对吧。
——END——

评论

热度(14)